又戈

无心插柳柳成荫

后来  

也就是现在  

我才发现   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   

绝对的    

这是必然的

我这点痛算得了什么呢

所以……

bhys我ky唯三了

他就那样孤独的静静坐在光芒万丈的位置上,他可能在想,高处真冷啊,镁光灯却很炽热,烤的人有种奇异的温热感

他可能抱有强烈的期待,期待着挚友,期盼着兄弟

输给现实了吧,别人都只在为他喝彩,可只有他自己才知道,这感觉讽刺的是孤独,好寒冷啊,好难熬

怎么办,上面,也没什么好的

好痛苦,也好高兴,以后…也只有他一个人了吗?

我不知道

''Baby have good night''

其实就是那种特别特别痛的,被排挤的、被孤立的、被不看好的、有舞台才华的,这才是我,何必要把自己搞成现在这样呢,早就废了

我得到了惩罚

只有病人才能看出谁有病谁没有病  我发觉我有一些偶像已经开始抑郁了  但我不能说

我发现问题就出在我当初的那个设定上

20岁的沉稳跟30岁的沉稳完全不能划上等号,它们表面一样,但是实则不同,20岁是有点朝气和年轻资本底线的,不能沉稳到底,否则会让别人误以为''这人心智是30岁,绝不可能说出XXXXXX这样的话'',然而现实是,''啊?他怎么会说出这种话啊''

可我才20岁,我可以犯错,可以说话不妥,底线可以只存在于可以尽量挽回下次避免,或者不犯相同的错误,这些都应该被允许

我在种种事件当中,最大的错误在于学不会原谅自己,我甚至可以特别包容别人,但就是学不会包容自己,一犯错一出事马上开始焦虑,开始想,开始钻牛角尖,何必呢?

这可能就是我们抑郁症患者思维模式跟正常人最大的不同,我们会因为想的长远而束手束脚,然而想不到长时间的焦虑会更容易说话不过脑从而犯错,然后钻牛角尖,最后更加抑郁

还是那句话,何必呢?

relax

是一辈子的必修课,越放松反而越自然不是吗